公元前227年,燕国太子丹在易水河边,为即将出发行刺秦王的荆轲送行。高渐离眼看着好友一步步走向生死未测之路,去无法阻挡,他击筑,荆轲唱,风萧萧兮易水寒。荆轲刺秦失败,燕国终为废土,高渐离的心也死了。他在宋子小城隐姓埋名,当起了酒保,好友之死,亡国之恨,日夜折磨着这个男人。

荆轲刺秦失败,高渐离的心也死了。埋名隐姓当起了酒保。好友之死,亡国之恨,日夜折磨着这个男人。终有一天这个男人不再隐忍,想为燕国,还有朋友报仇。在主人的一次宴席上,他再次击筑饮歌,震惊四座。

这两个人的关系,是男人之间友情的极致写照:没有任何利益诉求,只为彼此惺惺相惜。

图片 1

高渐离和荆轲经历了一样的失败。荆轲刺秦,有燕国的地图,有徐夫人的匕首,有易水河边的送行。高渐离什么都没有,他只有一搏,那年的易水河边,历历在目,他目送着荆轲昂首挺胸的背影,今天他终于昂首挺胸的走向荆轲。

回答:

山西大同文化

秦始皇爱听筑,爱到明知高渐离是荆轲的朋友,还是让他进宫,面对面而奏,为了以防万一,秦始皇熏瞎了高渐离的眼睛,在咸阳宫的大殿上,高渐离击筑高歌,秦始皇拍掌迎合。两人越走越近,高渐离把事先灌满铅的筑砸向了秦始皇,可惜砸偏了,高渐离的琴砸在了地下。高渐离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音乐家,这样的胆识还是令人敬佩的。

先说正史吧,荆轲、高渐离和屠狗者三人是好友,荆轲、屠狗者是武林高手,而高渐离是击筑专家,兼得力大无穷,三个人每天在酒楼唱歌饮酒,荆轲屠狗者唱,高渐离伴奏,据说他们在的酒楼每天因此客满。

他是一个男人,他是一个刺客,他是一个琴师,他是——高渐离。高渐离最快乐的时光,是在燕国与荆轲一同畅快饮酒的日子。喝到似醉非醉时,他击筑,荆轲唱,相拥而泣,旁若无人。

公元前227年,燕国太子丹派荆轲刺杀秦王。在易水河边众人,为即将出发行刺的荆轲送行,高渐离眼看自己的朋友一步步走向生死未测之路,却无法阻挡。生离死别,高渐离内心承受了多大的痛苦。他击筑,荆轲唱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”

中国人形容惺惺相惜的友情,有许多流传久远的词,比如知己、知交、知音等等。虽然意思相近,但相比之下,“知音”更多一丝深沉与幽远。无疑,荆轲和高渐离是彼此的知音。

他是一个男人,他是一个琴师,他是一个刺客,他是高渐离。

后来荆轲被燕国太子丹招揽,使之刺秦,原本屠狗者也要一起去,但由于屠狗者未到太子丹就催促荆轲起身,导致荆轲没等到屠狗者,而是带上了太子丹颇为倚重的侍卫秦舞阳。结果秦舞阳在秦王面前吓破了胆,根本帮不上荆轲,导致荆轲最终功败垂成。

高渐离的一生是悲壮的一生,荆轲死后,他承受寂寞的痛苦。终有一日,他也选择了死亡,高渐离赤手空拳,没有一点朋友的安慰,没有众人的期望。可正气浩然的他心里装着国家,念着荆轲,为了复仇,他背着他唯一的筑,视死如归,冲入这无底的蛟宫·······

这是一种早已失传的乐器。按照古人的描述,筑为木制,形似琴,有弦,以竹击之,故名曰筑。演奏时,以左手握持,右手以竹尺击弦发音。它的声音,苍凉、激越、悲亢。陶渊明在《咏荆轲》中说:“渐离击悲筑”。一个悲字,道出了筑的性格,也描绘出高渐离的气质。

高渐离,战国末燕人,荆轲的好友
,擅长击筑,他这一生最痛快的时光是在燕国与好友荆轲一同畅快饮酒的日子。喝到似醉非醉时,他击筑,荆轲唱,相拥而泣,旁若无人。

回答:

由此可见,荆轲与高渐离在心理上互为知己,在爱好上互为知音,是纯真的友谊。

荆轲卫国人,好击剑,曾以剑术游说卫国国公,未被赏识与任用,而后来到燕国。来到燕国以后,与当地杀狗的屠夫高渐离关系非常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