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游病死,与鱼为伍 由于秦始皇横征暴敛,年年修建工程,老百姓逐渐开始怨声载道,一些具有侠义心肠的人于是准备暗杀他。
公元前218年,秦始皇兴冲冲地登上泰山,举行封禅大典,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让他非常受用,因此从泰山下来后,他继续四处巡游。
当车马队伍浩浩荡荡地经过博浪沙时,一个大铁锤腾空而来,轰隆一声击中了随行的车辆。由于秦始皇一向多疑,对自己的安全非常重
视,他伪装了一辆车作为自己的后备,这个铁锤击中的不过是后备车。但即便如此,秦始皇依然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再也没有心思巡游了,急忙命人快马加鞭地赶回
咸阳。
公元前211年秋天,长期操劳国事又纵欲过度的秦始皇,时常被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侵扰。信奉神的他,让人为他
占卜,结果封辞显示的是巡游迁徙才会吉祥。于是他先迁徙了三万家民户到北河榆中定居,赏赐每户一级爵位。第二年十月癸丑日,又开始他的第五次巡游。
随同秦始皇这次出巡的,有已升任丞相的李斯,执掌始皇车骑和符玺的中东府令赵高。幼子胡亥因为羡慕出游请求跟从,秦始皇准许了他的请求。出发之前,秦始
皇对军国大事进行了一番安排,由右丞相冯去疾留守都城咸阳,总理朝政。至于长子扶苏,早已派往上郡,与大将蒙恬一起率兵防御匈奴。

始皇带着大队人马从咸阳出发,出武关,沿丹水、汉水到了方梦。又沿长江东下,经丹阳,来到钱塘。按计划准备在这里渡江上会稽山。因水波汹涌,就向西进了一
百二十里,从江水最狭窄的地方渡过。登上会稽山,祭祀大禹,遥望南海,立石碑刻字而歌颂秦德。回程经过吴县,从江乘县渡过长江,沿着海岸北上,到达琅玡。
当他们来到沙丘时,本来就体弱多病的秦始皇,加上旅途劳累,患上了重病。这位被长生不老梦想迷住的暴君,一向忌讳说死,因此群臣没有
谁敢说死的事。然而事实无情,秦始皇的病情日益严重。生命垂危之际,他终于意识到死亡之神已经向他招双手。关于他的死因,至今也是众说纷纭。
《史记秦始皇本纪》中说:始皇第五次出巡时,行至平原津得病,勉强抵达沙丘平台,遂崩。按照这种说法,秦始皇之死是由于体弱多病。他为人又刚愎自用、事必躬亲,每天批阅的文书多达一百二十斤,再加上巡游时正赶上七月的高温,因此突发疾病,一命呜呼。
有人则根据《史记李斯列传》和《蒙恬列传》中的记载判断:秦始皇死得蹊跷。因为他的身体并不像其他皇帝那样羸弱,而且查遍史籍,也没有找出他患有宿疾
的记录。也就是说,他的身体一向强壮。公元前227年,荆轲带着匕首、地图来到秦王大殿行刺他时,秦始皇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,依然能挣脱衣袖绕着柱子
逃跑,任凭荆轲死命追赶也没追上。第五次出巡时,秦始皇不过五十岁,这个年纪并不算老,即便他在平原津得病,也没有休息,又走了一百四十多里行至沙丘。在
沙丘平台养病时,曾口授诏书给长子扶苏,这些都表明他的思维很正常,不像患有致命急病的样子。值得注意的是,沙丘的宫殿原本是殷纣王豢养禽兽之处,战国时
的赵武灵王也曾被困在这里,由于无法出去找寻食物,最后活活饿死在沙丘宫中,由此可见这个四面荒凉的地方与外界隔绝很远,在这种环境下,不能排除秦始皇被
暗杀的可能性。
而且秦始皇死后,宰相李斯和宦官赵高的做法让人颇为费解。《史记》中写道:丞相李斯恐天下有变,秘不发丧,置棺木于
辊凉车中,让亲信宦官守护。每到一处,按例进膳。百官奏事,也由宦者在车内应答。时值酷暑,又用车载上一石鲍鱼,来混淆尸体的臭味。直到进入咸阳,才正式
发丧。这种种做法都不能不让人怀疑。
还有一种说法是,宦官赵高杀死了秦始皇。赵高是胡亥的老师,曾受命教他学习法律,他对秦始皇想
立长子扶苏做皇帝的心思了如指掌。可是,野心勃勃的赵高不愿意扶苏继承皇位,因为扶苏为人正派、有头脑,和阿谀奉承的赵高根本不是一路人,如果扶苏当了皇
帝,赵高恐怕没有立足之地了,而胡亥是个昏庸的家伙,赵高完全能控制他。
那么,赵高是否敢做出弑君的勾当呢?他的言行完全能证明这一点:他曾对胡亥说:臣闻汤武杀其主,在下称义焉,不为不忠。卫君杀其父,而卫国载其往,孔子著之,不为不孝。
这些话表明,赵高根本不觉得弑君有什么不对,为了自己的利益,对患病的秦始皇下毒手完全是有可能的。
而且,在巡游途中,赵高还借口还祷山川,将蒙毅从秦始皇身边调走了。
秦始皇暴毙之后,赵高等人并未公布秦始皇已死的消息,而是将尸体放在车中,饮食、奏请和平常一样。为了继续欺骗臣民,他们不仅没有直接回去,反而摆出继续出巡的架势,整整绕了三四千里。
当时天气炎热,秦始皇的尸体已经腐烂发臭,为了掩盖一路上的臭气,李斯只得在车上装满死鱼,老百姓虽然觉得诧异,却猜不出原因。
回到咸阳之后,他们马上公布了秦始皇已死的消息,胡亥继位,是为秦二世。
《史记李斯列传》中说:沙丘之谋,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。从情理上分析,每个人都有嫌疑,而赵高的嫌疑最大。但不管秦始皇是暴病身亡,还是遭人谋杀,这都是一场宫廷政变。
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逝世,享年50岁,葬于陕西西安临潼境内的秦始皇陵。
规模空前的葬礼
秦始皇死后三个月,秦二世胡亥把始皇帝安葬在了骊山北侧,在今陕西省临潼县东北部一带,北临渭水,南依骊山。
据《史记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秦始皇的陵墓是秦始皇开始即位的时候,就着手兴建了。由此可见,秦始皇虽然梦想着长生不老,但是,他心里非常清楚,这种可能性极小,因此他从继位起就开始为自己建造陵墓。
他将地址选在陕西省临潼县城东五公里处的骊山,因此秦始皇陵也叫丽山或骊山。史书中记载:坟高五十余丈,周回五里余,经过折算,也就是高120多米,底边周长2167米,上面种满了树木,远远看过去的确像一座山。

秦始皇之死,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有明确记载,说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,主要巡游云梦、会稽等地,李斯、胡亥、赵高等随从,上卿蒙毅也在随行之列。蒙毅是蒙恬的亲弟弟,为皇帝的亲信,可是当秦始皇在途中病重时,蒙毅被遣“还祷山川”。这似为越高等的计谋。因蒙恬领兵30万随公子扶苏驻防上郡,从秦始皇的身边遣走蒙毅,也就是去掉了扶苏的耳目;加之赵高曾被蒙毅治罪而判死刑,后因秦始皇赦免,赵高才恢复官爵,赵高对蒙毅恨之入骨,要诛蒙氏一族。
赵高是个宦官,其专管宫廷御车与印信、墨书。这次秦始皇巡游。自然少不了中车府令的事务。而且后来赵高还“行符玺事”,执掌传达皇帝命令和调兵的凭证“符”和“玺”,赵高当然随从。秦始皇这次出巡,一路劳顿,到平源津就病倒了。赵高奉命写遗书,给受命监军河套的秦始皇长子扶苏:“与丧命咸阳而葬。”信还未送走,秦始皇就呜呼哀哉于沙丘行宫了。
人们一般认为,秦始皇是由于纵欲过度,体弱多病,加上出巡期间旅途劳累,以致一病不起。秦始皇丧事的处理,也不同寻常。《史记》云,丞相李斯恐天下有变,秘不发丧,置棺木于辊凉车中,让亲信宦官守护。每到一处,按例进膳。百官奏事,也由宦者在车内应答。时值酷暑,又用车载上一石鲍鱼,来混淆尸体的臭味。直到进入咸阳,才正式发丧。这种种做法,无疑使秦始皇之死,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。
有人以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、《蒙恬列传》等记载为据,认为秦始皇死得蹊跷,是古史上的谜案。其理由是,秦始皇并不像历史上有些封建帝王那样体弱多玻查诸史籍,未发现他患有暗病宿疾的记载,他的身体一向健壮。突出的例子是,秦王政二十年荆轲行刺时,他在惊慌中还能挣脱衣袖,绕着柱子逃跑,始终没让荆轲追上。秦始皇第五次出巡时,才五十岁,并不算衰老。在平原津得病,又走了一百四十多里到沙丘;在沙丘平台养病时,还能口授诏书给公子扶苏,说明他当时思维清晰如故,似非患有致命急玻
总之,以秦始皇的体质与当时的情况看,还不至于在沙丘一病不起。值得注意的是,沙丘宫四面荒凉,宫室空旷深邃,相传原是殷纣王豢养禽兽之处。战国时,赵武灵王因庇护叛乱的长子章,被公子成和李兑包围于此,欲出不能,又不得食,最后活活饿死在沙丘宫中,可见其地与外界隔绝的程度。在这种环境之中,发生不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
另一种说法是,根据种种迹象推测,宦官赵高弒君的可能性很大。首先,赵高与蒙恬、蒙毅兄弟有宿怨。据说,赵高曾犯大罪,蒙毅以法治之,判其死刑,后因秦始皇过问,方得赦免。当时,蒙恬威振匈奴,蒙毅位至上卿,一为武将任外事,一为文臣主内谋,不仅深得始皇信任,还为公子扶苏所倚重。一旦扶苏即位,蒙氏兄弟的地位必将更加巩固。因此,赵高对蒙氏兄弟既恨又怕,如要摆脱来自蒙氏兄弟的威胁,必须设法阻止扶苏即位。这样,赵高惟有投靠秦始皇最宠爱的第十八子胡亥,因为胡亥是除扶苏外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。以胡亥来对抗扶苏,这是赵高蓄谋已久的。为了自身的利益,他时刻都在寻机除掉扶苏、蒙氏兄弟。
其次,始皇在沙丘养病,给赵高提供了一个谋杀的机会。始皇病重,下诏给扶苏说:“与丧会咸阳而葬。”显然是想要扶苏继位。赵高明白,此事有关自己的生死荣辱,须当机立断。当时始皇身边仅丞相李斯在侧,而李斯私心重,容易控制,其他侍从均是赵高安插的同党。还有,以赵高当时的处境看,也只能出此一招,别无选择。秦始皇口授诏书给扶苏时,赵高参与其事。诏书封好后,赵高却扣压未发,欲找机会说服胡亥和李斯,矫诏杀扶苏。但诏书不能扣压太久,万一始皇病情有起色,得知诏书未发,赵高就获死罪。万一始皇弥留不死,李斯又未被说服,反而向始皇告发,赵高也要被杀头。所以,只有在劝说李斯之前杀了始皇,才能万无一失。始皇一死,就不怕李斯不就范,也不会有人追问诏书的事了。可见,赵高在扣压诏书的一刻起,就如同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
秦始皇之死,疑云重重,正如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载赵高对胡亥说的“沙丘之谋,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”。从情理上分析,赵高弒君的可能性与必然性都存在,但是事情毕竟发生在二千多年之前,秦始皇究竟是得暴病而死,还是遭他人谋杀,仍难确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