焚烧诗书 春秋战国以来,儒家、墨家、道家、法家等各门学派百家争鸣,不同的学说广泛流行。
秦始皇三十四年
,北方的匈奴被远远驱逐,南方的百越也渐次平定,秦朝的疆域大大超过夏、商、周三代,统一帝国的梦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实现,秦始皇心里自然
很得意。适逢秦始皇生日,咸阳宫大摆酒宴,博士官七十人上前祝寿。他们有渊博的知识,凡事喜欢引经据典,说起话来,文绉绉的,听着很舒服、很受用。博士官
的头头周青臣率先歌颂道:早先秦国地方不过千里。陛下英明神武,平定海内,驱逐蛮夷,日月所照,莫不宾服。诸侯为郡县,人人自安乐,无战争之苦,传之万
世。这是自古没有的威德啊。听得秦始皇龙颜大悦。
周青臣前半截话颂扬秦始皇统一海内,建立郡县,可谓实事求是,后半截话就言过其实了人人自安乐,无战争之苦,传之万世,此等盛世至今也无法做到;秦始皇统一海内,威风虽然自古不及,德行却差得远了。
博士官淳于越站出来,他是个思想保守的读书人,当着众人的面,他不仅反对秦始皇设立郡县、郡守的决定,还批评李斯等大臣阿谀逢迎。淳于越说:臣听说周
朝延续千年,封子弟功臣为枝辅。今陛下子弟俱为匹夫,一旦有人作乱,谁来相救呢?做事不向古人学习而能立于长久者,还没听说过。周青臣当面奉承陛下,也不
是忠臣。 秦始皇听了,没发表意见,交给大臣讨论。
丞相李斯说:过去诸侯混战,辩士到处游说,褒贬是非,蔚然
成风。今天下已定,法令已出,各有制度。诸生不师今而学古,非议当世,惑乱百姓,在上削弱主威,在下结成党羽。臣请求陛下,除了《秦记》,别的史书统统烧
掉。除了博士官之外,任何人不得藏匿《诗经》《尚书》及诸子百家书,全部上缴官府,当众烧毁。私语《诗经》《尚书》者,弃市。以古非今者,灭族。官吏知情
不报,同罪。命令下达三十天仍不烧书者,在脸上刺字,发配边疆筑长城。保留医药、卜筮、农桑之书。想学法令,以吏为师。
一场由最高统治者主动发起的文化破坏运动就这样开始了。
秦始皇觉得有理,便接受了李斯这个提议,他下令:
一、史书除《秦纪》以外,六国史书一律烧掉。
二、《诗》、《书》、百家语除博士官收藏的以外,其他人藏书都集中到郡,由郡守、尉监督烧掉。
三、偶语《诗》、《书》者弃市,以古非今者族,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,令下三十日不烧,黥为城旦。
四、医药、卜筮、种树等书不在禁列。 五、若有学法令者,以吏为师。
就这样,在全国范围内,发生了大规模的焚书事件。
不过,秦始皇并没有烧尽所有的书。民间保留了医药、卜筮、农桑之书,而咸阳官府还大量收藏着诸子百家著作,供官吏学习、教育之用,供那些积极主动向政府靠拢的读书人使用。
周青臣没有想到,他的阿谀奉承竟然引出一个历史大变局。淳于越也没有想到,他忠心耿耿为秦朝天下着想,竟惹来这样一场文化大灾难。
坑杀儒生
燕人卢生炮制谶语亡秦者胡也,促使秦始皇下定决心,北逐匈奴。这件事本身对秦朝并无危害,甚至可以说有功,但谋略动机是为了逃避惩罚,颇为卑鄙。这是秦始皇身边的一个小人,与赵高同样可怕。赵高毕竟还精通狱法,也算一个人才,卢生显然什么都不是。
秦始皇三十五年,卢生又向秦始皇献出一个谋略:臣等奉命寻求仙药,一直未得见,因为有物妨碍。人主应该时常微行以辟恶鬼。恶鬼跑了,真
人才会出来。人主生活的地方若被人臣知道,也会妨碍真人。真人不怕水火,腾云驾雾,与天地久长。只有不让外人知道皇上的行止,然后才能得到长生不老药。
秦始皇说:我仰慕真人。从今日起,我自称‘真人’,不再称‘朕’。
于是,咸阳二百里内的二百七十座宫观,复道甬道统统连接起来,帷帐、钟鼓、美人充之,各宫观人员不得随便走动,有敢泄露皇上行踪者,罪死。
有一天,秦始皇驾幸梁山宫,在山上看到丞相车骑甚众,颇为不悦。有人透露给李斯,李斯立即减少了车骑。秦始皇大怒:一定有人泄露我的话。给我查,看谁
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泄露我的行踪。但无人承认,就把当时在场的人全部杀掉了。从此以后,秦始皇去哪里,住哪里,再也没人知道了。朝廷有事,不论大小,都
在咸阳宫商决。
韩人侯生跟卢生暗自谋划说:秦始皇生性刚愎自用,以刑杀为威,天下畏死,莫敢尽忠。事无大小,皆决于己,不处理完毕,夜半也不休息。如此贪恋权势,怎能为他寻求仙药?这两个可恶的家伙就悄悄逃跑了。
秦始皇知道自己被骗了,非常生气,说:先前我下令焚书,不中用的都收起来。也召集天下文学方术之士,欲以兴太平,炼仙药。现在侯生跑了,徐福入海费用
巨万,寻不到药不说,还天天到处乱说。卢生得了那么多赏赐,还不知足,竟敢诽谤我。凡在咸阳的诸生,都查问一遍,看有谁在妖言惑众。
这一查,诸生人人自危,互相检举揭发,拼命为自己开脱。结果查出四百六十多人犯禁,都被活埋在咸阳西边的一个小村子里。活埋的消息广布天下,以恐吓天下的书生,再不得诽谤皇上,还加重了刑罚。
公子扶苏站出来说:天下初定,远方未附,诸生读孔子之书,诵孔子之法,皇上加倍处罚他们,臣担心天下不安。恳请皇上明察。
秦始皇听后不大高兴,把扶苏支到上郡去,与蒙恬搭档,一起管理北部边防。他的地位比蒙恬高,是整个边防部队的监军。
韩生、徐福、卢生都是所谓的术士,算不得正宗儒生,秦始皇迁怒于诸生,搞出了历史上首次文化清洗运动。四百六十人中,除了平日枉自评论者,难免有人被冤枉,其中肯定有不少儒家弟子。后世称其为焚书坑儒,算是比较恰当。
焚书起源于政见分歧,或许还掺杂了个人私利。坑儒则直接起源于术士欺骗,伤害了秦始皇的感情。秦始皇不对此中原因做仔细分析,而采用简单、粗暴、猛烈的报复手段,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政治后果。

秦始皇听了淳于越的话,深感他反对自己的郡县制度,内心很生气,立即收起了笑容。由于淳于越危言耸听,牵涉到大秦帝国的江山是不是以后姓嬴的问题,于是,他强压怒火,对大臣们说,此事交付廷议。其实,秦始皇的发怒非常好理解。人们常说“闻过则喜”,但是,这个世界上哪有“闻过则喜”的?但凡是个正常的人,统统没有“闻过则喜”。“闻过则怒”叫正常,“闻过不爽”已是修养极高之人了。

丞相李斯第一个站出来据理反驳。李斯针对淳于越的观点,针锋相对。反驳的要点有二:

秦始皇三十四年,一场盛大酒宴在咸阳宫中举行,七十名博士集体举杯向秦始皇敬酒。这个宏大的场面让秦始皇颇为感动。首席博士周青臣代表博士们向秦始皇敬献祝词,他说,过去的秦国土地不过千里,偏处西陲,仰仗着陛下您的神灵圣明,平定海内,驱逐胡人。如今,日月所照之处,无不服从大王。往昔的诸侯之地被今天的郡县代替,天下人人安乐,再也不受战争之苦。大秦帝国可以传之万世。自古及今,无人能比得上陛下您的盛名与威德。虽然知道周青臣光拣好听的话来奉承,但是,这番贺词,说的也是事实,秦始皇听了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。突然,一声“周青臣,你面谀陛下,是何居心!”的斥责从博士方阵中传出,随即走出一人。群臣大惊失色。秦始皇正在兴头上,被当头浇了一瓢凉水,忍住怒火一看,此人原来是齐地博士淳于越。

接下来是大逮捕、大审讯,被捕诸生又相互揭发,牵连了四百六十人。秦始皇将此四百六十人全部活埋,并通告天下,引以为鉴。皇长子扶苏向始皇进谏:天下刚刚平定,远方百姓尚未宾服。诸生都是读书人,皇上用重刑加以惩罚,恐怕会引发天下的不安。这番话秦始皇当然听不进去,非但如此,扶苏还被秦始皇派往北方到蒙恬长城军团担任监军。这等于是贬出京城。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“坑儒”事件。

第二,禁私学以灭异说。现在有些人不学今人而只学古人,非议当世,扰乱百姓之心。我斗胆说一句话:古代天下混乱,没有人能够统一天下,所以诸侯之间相互兼并,议古非今,虚言乱实。人们光知道用自己学的东西诽谤皇上所立的新制。如今皇帝一统天下,私学非议朝政。一听到皇上的诏令,就议论纷纷,不是心非,就是巷议。谏言只是个名,标新立异才显得高明。如果这种局面不禁止,那么,皇上的尊严就会下降,形成结党营私。因此,禁止是上策。

秦始皇听了李斯的建议,立即下令说:我看可以。于是,中国历史上臭名昭着的焚书令产生了。方士议政畏罪潜逃始皇弭谤怒坑诸生秦始皇下达焚书令,导火索是博士们关于封建制和郡县制孰优孰劣的争议。一场政治制度的争论会引发秦始皇下达如此政令。由此我们可以看出,秦始皇是想用暴力手段来控制舆论,进而巩固政权,这可以说是一种愚民政策。这件事情,就是发生在秦始皇身上的“焚书”事件。那么,震惊世人的“坑儒”又是怎么回事呢?

淳于越说,我听说商、周两朝均传承了千年之久,原因是它们大封子弟、功臣作为诸侯,以辅佐王室。如今陛下拥有天下,但是,大王的子弟却没有尺寸之地。万一出现了像齐国田常那样篡夺姜姓王朝权力的大臣,没有诸侯辅佐怎么办?我认为,不效法古人而能长期执政的王朝是没有的。周青臣当面奉承陛下,只能加重陛下的错误,周青臣不是忠臣(臣闻殷周之王千余岁,封子弟功臣,自为枝辅。今陛下有海内,而子弟为匹夫,卒有田常、六卿之臣,无辅拂,何以相救哉?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,非所闻也。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,非忠臣)!